工人日报一味吃苦折腾不是团建的正确姿势

一味吃苦折腾,不是团建的正确姿势

据《工人日报》12月4日报道,11月23日(周六)6时30分,辽宁沈阳下着小雨,山里最低气温为零下15摄氏度,但一家企业的员工已经站在了棋盘山景区一座不知名的“野山”山顶——他们已经打着手电爬了1个多小时,双手冻僵,后背冻透。这是该企业搞的团建爬山比赛。

不少企业团建活动的时间都安排在周末或节假日,还美其名曰是给员工的福利和放松的机会。殊不知有的员工本来是想利用自己的时间跟老人、孩子好好聚一聚,或者是安排自己的事情。

与获得学位相反,何君尧对于其被英国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褫夺了名誉博士学位一事感到非常遗憾。

根据相关规定,用人单位在劳动者完成劳动定额或规定的工作任务后,根据实际需要安排劳动者在法定标准工作时间以外工作的,应支付相应的加班费。那么,如果公司硬性要求员工利用休息时间参与团建活动,是否应该算作加班呢?据悉,在个别单位,如果员工不参加团建还会被扣钱,或是要求员工凑钱团建。团建是团建,收入是收入,把二者挂钩不仅让团建变了味儿,而且可能影响员工工作的积极性和对企业的忠诚度、归属感。

活动当天,海水表面的温度约9摄氏度,潜水员聚集的海底20米处,温度更低,接近约8摄氏度。

而如今有大量年轻人投入到暴力冲击当中,何君尧认为必须从教育开始改革,要让年轻人从小了解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的关系及内容,不能任由一些立场偏颇的教师在课堂上传播错误的思想。而针对年轻人的工作,也是何君尧接下来仔细思考的重点。

近年来,团建成为一些企业凝聚人心、打造企业文化的法宝。而员工也乐于接受企业在工作之余安排的一些团建活动,一方面能放松身心,另一方面也能在活动中与同事加强协作、增进感情。

但当团建活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时,也出现了不少不协调的声音、不和谐的画面。有的团建剑走偏锋,攀岩、摔跤、拉轮胎、翻墙,各种新花样轮番上,员工累得不轻;有的团建就是换个地方开会,领导叨叨叨叨一番工作总结和训话,参与的人完全没了心情;还有的团建反复要求员工感恩企业、感恩领导,给领导写诗、献花甚至拥抱领导3分钟……

团建的初衷就是拉近同事距离、让领导和员工交交心,营造好的企业氛围和企业文化。但其前提是不占用员工休息时间、不占用员工金钱、不强制员工参加,以人为本。不能为了团建而团建,而要了解员工真实需求,把好事办到员工心坎上,否则不如不办。

何君尧展示名誉博士学位证书

有一份数据显示,80%的人对团建的感受是“一般”。更有网友历数团建“七宗罪”——占用员工休息时间;基于领导的个人喜欢选择团建的方式,忽略员工接受程度;逼迫员工做不情愿的拓展;领导全程一枝独秀,员工没有参与感;强制员工参加;内容低俗,给员工带来不适感;预算不够,让员工自掏腰包。

自从“修例风波”发生以来,香港司法体系屡屡遭到外界质疑,无论是部分外籍法官纵容反中乱港的暴徒轻易保释,抑或是香港高等法院越权裁定“禁蒙面法”违宪,法律始终是香港“修例风波”中绕不开的一个关键环节。本身就是律师的何君尧认为,要纠正香港如今发生的错误,就要“以法治乱、拨乱反正”。

12月5日,何君尧个人微博的粉丝数突破100万,为了答谢粉丝对他的支持,他发布了一段以前唱《狮子山下》的视频作为“福利”,引来了超过35000次的点赞。对比内地与香港的社交媒体环境,何君尧感慨良多。

“差别真的很大,我的脸书账号经营了4年多,囤积的粉丝才15万左右,但是开通短短四个月时间,我的微博粉丝数就达到102万。”

呼吁加快检控速度彰显公义

一年一度的节日跳水活动于16日在萨默塞特郡的沃斯特码头跳水中心举行。该活动保持着曾成功将161名潜水员送入水中的世界纪录。据报道,在活动中,参赛选手可以穿上他们最好的节日服装,人数越多越好,因为这项活动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给英国皇家救生艇协会筹集资金。在今年,大多数参加者都穿上了红色的圣诞老人装,还戴着有弹性的白胡子和圣诞帽。

数量上的明显差异背后,是整个舆论环境的不同。在何君尧看来,内地的网民非常热情、真挚,对他的工作也很了解并支持,而且谈话的“深度很够、阔度很足”。

而何君尧迈出的第一步,就是在采访结束后提醒我带走下午茶的三文治,不要浪费。“我是(立法会)环境事务委员会主席,我们不能浪费粮食啊。”

何君尧的房间里悬挂着一套西服,不难发现英式风格的着装对香港人影响很深,但它不仅装饰了一位绅士,更给部分香港人粉饰了一个“司法独立”的黄粱美梦。

“我相信警方执法的时候已经面对很大的压力,所以第二阶段交到律政机构处理的时候,检控必须要快,而且政治思想方面也要搞通,不要被牵着鼻子走。如果检控够快,接着就交到司法部门,送去法庭,法庭人手不够就要加人,庭审班数不够就要加班数。”

“学校没有与我接触过,也没有告诉我我被人投诉、问我的看法,更不给我回应的机会,这些事情全都没有做(就说要褫夺我的学位)。”

这“七宗罪”虽然带有不少网友的自身感受和感情色彩,但从现实来看,有些企业在团建活动中未免过于随心所欲了,有些活动甚至超出了法律的边界,离团建设计的初衷相去甚远。

与此同时,多塞特郡韦茅斯市的人们也开始了“圣诞布丁赛跑”活动。今年的跑步比赛分为男队和女队。两名装扮成“圣诞布丁”的跑步者被200多名跑步者追着跑了5公里,穿过小镇的海滩。

开心之余,何君尧更希望将这份个人荣耀转化为日后工作的鞭策。在他看来,这次获得学位后,其在法律界的工作还有颇长的路要走,可以说是任重而道远。

据悉,这项活动吸引了来自英格兰南部各地的跑步爱好者。他们想通过这样一个有趣的形式来为慈善机构筹集资金。许多人还利用该机会,带着狗狗一起外出呼吸新鲜的冬季空气,有些人甚至推着婴儿车就在沙地上跑了起来。

团队建设,是为了实现团队绩效及产出最大化而进行的一系列结构设计及人员激励等行为。

“在这次区选里,我看到年轻人他们有自己的看法,对待年轻人的工作就是他即使再不喜欢你,你也要走出去和他们接触,作为政治人物和公众人士,这些工作可以说是必须要做的,所以我们要再往前多迈一步。”

加快检控的速度,才能向大众传达一个严厉的信号:犯法有成本,犯法还有后果。

要纠正年轻人须从教育抓起

下午时分,刚刚结束上一场会议的何君尧赶到了与我们相约的地方,他看起来非常精神,正当我们准备开始采访时,他突然请旁边的工作人员,给我们安排一些咖啡和三文治作为下午茶。

他觉得,如今西方学术界被政治凌驾,是将西方自诩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推翻。何君尧说西方一贯将自己说得很大仁大义,自称办事必讲规矩和程序,但在处理他的学位时,所有偏见就都暴露无遗。

“我非常兴奋,真的很开心。”何君尧在谈到获得中国政法大学名誉博士学位的时候欣喜地说道。确实,在中国获得名誉博士学位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12月6日,何君尧在个人微博上科普了一番,说根据统计目前在中国获得名誉博士学位的人数比熊猫还少,足见这一学位的分量。

反观在香港的网络上,大量粗言秽语和激进言论塞满了使用者的眼球,虽然他强调会以高情商和高包容度去应对一些负面的言论,但他也呼吁不应该使用语言暴力,只是希望香港的年轻人能够看出两个社交平台用户数量差异巨大背后的逻辑,不要仅仅把眼光放在香港,忽视了祖国内地如此广阔的发展空间,“这就是市场的力量”。

“我已经吃饱了,你们可不能饿着。”何君尧笑着对我们说,于是我们喝着下午茶聊了起来。

Author: jeanlano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