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未来基金可以退出后投资者该走该留

继11月5日提出申请上市交易引起热议后,5只“蚂蚁配售”基金提出了更便利的退出方案。

11月11日,5只创新未来18个月封闭运作基金联合声明,将在现行法律法规及基金合同框架下新设B类份额,投资者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选择退出。

“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中国担当赢得广泛赞誉。”辛格高度赞赏中国为应对气候变化采取积极行动。

2、退出选择期为一个月,2020年11月23日至2020年12月22日。之后,基金不再接受转为B类份额的申请,B类份额将注销,未选择退出的持有人将继续持有原份额。

例如,易方达的陈皓是成长型投资风格,擅长TMT、医药生物、先进制造等领域;而鹏华的王宗合是一位消费老将,曾管理一只消费基金将近10年,平均年化收益16.41%;中欧基金则选择了团队作战,其中领头人周应波的投资理念是行业轮动和自下而上结合,未来看好互联网、智能化和新能源领域,以及与经济复苏相关的传统行业等。

首先,投资者需要去掉对蚂蚁战略配售这部分收益的想象,回归本质,重新审视基金经理和基金公司的投资风格和水平。

3、各机构对所有创新未来基金持有人免除基金成立以来至12月22日期间按照合同约定收取的归属机构的基金管理费、托管费及销售费用,让利投资者。

从5只基金的最新情况看,截至11月6日,5只基金自成立以来投资运作已经一个月左右,而业绩已经有所差别。据wind数据,5只基金自成立以来平均收益率约为1.5%,其中收益率最高的产品是中欧创新未来,自10月9日成立已经收益超过3%。

在此之前,由于蚂蚁暂缓上市赎回,以蚂蚁战略配售为卖点的创新未来18个月封闭运作基金也没有了配售标的,不少基民呼吁 “封转开”,满足资金退出的合理需求。

辛格指出,作为《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东道国,中国积极加强与各国合作,将引领各方共同应对生物多样性危机。“中国坚持绿色发展,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取得显著成就。”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方莹馨

在解决了“能不能退出”的问题之后,投资者也开始逐渐冷静下来,思考“要不要退出”的问题。

新的解决方案主要包括以下几个要点:

(本报布鲁塞尔10月5日电)

对于为什么不能直接“封转开”、长期开放赎回,蚂蚁平台回复表示,创新未来系列基金已依法设立,进入正常的投资运作期,此时,产品期限修改涉及产品形态的重大变更,可能会对基金本身运作产生影响,同时流程复杂,可操作性较低。而增设B类份额,可为投资者提供短期退出方案,解决流动性需求。

在前不久举行的中德欧领导人视频会晤中,中欧决定建立环境与气候高层对话和数字领域高层对话,打造中欧绿色合作伙伴、数字合作伙伴关系。辛格期待欧中双方在采取新措施保护国内生物多样性的同时,关注其他低收入国家的生态环境问题,共同推动国际合作,尽早实现解决全球生物多样性危机的目标。

4、5家公司也仍将继续按11月5日的声明,申请基金份额上市交易。

当然,一个月的时间太短,短期业绩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5只基金在18个月封闭期结束时能交上怎样的成绩单,仍需拭目以待。

“中国在实现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创新模式,大力保护自然资源和生物多样性,积累了丰富经验。”辛格认为,其中极具代表性的环保创新之举是,中国建立目标明确、责权清晰的国土空间规划体系,实行差别化的自然生态空间用途管制办法,划定生态保护红线,为促进生物多样性保护、加强政府部门间协作提供了良好范例。中国积极推进“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和“一带一路”生态环保大数据服务平台建设,推动绿色发展理念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

辛格认为,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到来之前,举办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峰会、审议第五版《全球生物多样性展望》报告,对推动达成“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各国需要团结起来采取最高级别行动,就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达成强有力的协议”。

投资者终于拥有“退出自由”

1、5只创新未来基金将新设B类份额,持有人提交申请即可将持有的现份额转为B类份额,并自动赎回退出。

这意味着投资者可以有三种处理方式:继续持有、转为B份额后退出、转托管后场内交易。投资者的“退钱”需求终于可以得到满足。

当然,无论是易方达、华夏、中欧、鹏华、汇添富这5家基金公司,还是陈皓、周克平、周应波、王宗合、劳杰男这5位基金经理,都在行业内赫赫有名,但仔细比较下来仍然各有所长:

而今上述质疑终于得到了完善解决,投资者终于拥有“退出自由”。

“中国生物多样性治理和生态文明建设经验,为推动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进程贡献力量。”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欧洲项目欧盟战略关系总监珍妮丝·辛格日前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在不同的投资风格、投资方向下,5只创新未来基金的运作也将大有不同,业绩也将随之拉开差距。

但在11月5日,5家基金公司却联合给出了申请上市的方案。由于上市交易要涉及到开立股票账户、复杂的转托管操作、大概率的折价可能等问题,很多基民并不买账。

Author: jeanlano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