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枪击美法官嫌犯已死亡身边有另一法官照片

中新网7月22日电 据美媒报道,近日,美国新泽西州联邦法官萨拉斯一家遭枪击一事引发广泛关注。当地时间21日,美纽约州法院系统公共信息总监查尔芬表示,执法人员在嫌犯死亡的车上发现了另一名女法官的名字和照片。

据报道,当地时间19日晚,美国新泽西州联邦法官萨拉斯的住宅发生枪击案,导致萨拉斯的丈夫重伤,儿子死亡。

官方披露:独自医疗包机回国

现状1 健身仓硬件闲置垃圾遍地

查尔芬说,联邦官员在霍兰德死亡的车里,发现了纽约州首席法官珍妮特·迪菲奥雷的名字和照片。纽约州州长科莫21日表示,他已指示纽约州警察为迪菲奥雷提供安全保障。

质疑 官方未授权署名

围着健身仓走了一圈,记者发现,在它的侧边和后边各伸出一根断了的电线,其中位于健身仓后边的电线盘成一团,一根电线似乎是被剪断的。

据帮忙联系飞机的姜先生介绍,眼看着郑先生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大家达成共识:回国,回中国治疗。但疫情暴发后,所有航班都停航。怎么回国?通过国内有关部门协调,最终商定独自包机。

在疫情暴发前,浙江人从加纳回国,需要从迪拜或是埃塞俄比亚转机,疫情暴发后,所有航班都停航,目前在国外不能回国。“郑会长在当地不小心被传染后,通过国内有关部门协调,最终独自包机回国。比较庆幸的是,因为他提前向国内报备情况,所以下了飞机即被送往医院,国内没有接触任何人。”

疫情暴发后所有航班都停航

11月17日,记者首先来到位于通州区的梨园小镇小区,自助健身仓就矗立在小区广场的一角。健身仓外观呈长方体,玻璃门缝里伸出来一根扭曲的铁丝,记者轻轻一拽铁丝,门竟然是开着的。走进健身仓,里面的空间约有两三平方米,窗户边放着一台跑步机,上面落了厚厚的灰尘,跑步带上还留着几个脚印。跑步机旁的地面上,靠近墙角的地方,烟头、树叶等垃圾十分醒目。

目前已经从重症转为轻症

停运、闲置成了社区自助健身仓的常态。

独自包机回国:费用270万元

据浙江卫健委7月12日披露,7月11日0~24时,浙江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加纳输入)。截至11日24时,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270例(境外输入病例51例)。

姜先生在网上联系了SOS国际援助中心,确定可以提供包机服务,需要270万元人民币。

郑某某,男,45岁,在加纳经商,6月17日出现发热、咳嗽、胸闷、气急等症状。

接下单子后,国际援助中心要求郑先生在当地最好的医院做全身体检,并且提供检测报告,根据检测报告准备相应设备和治疗药物。

现状2 使用率低接受程度也不高

而前述从加纳包机回国的“郑某某”是肖飞云的朋友,浙江台州人,也是中加贸易商会会长。

据此前报道,当地时间19日下午5时左右,嫌疑人打扮成联邦快递司机的样子,来到萨拉斯家中犯案。萨拉斯在事件中并未受伤,但她20岁的儿子丹尼尔不幸中枪身亡,63岁的丈夫马克也遭凶手连开数枪,身受重伤,目前情况已经稳定。

7月11日咽试子检测结果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

“目前在加纳经商的温州人有五六百人,浙商大概有两三千人。”加纳温州商会肖飞云会长表示,他们大多开厂和从事贸易,从五金、塑料到陶瓷、水泥,涵盖的行业蛮广泛。“不过疫情暴发之后,大家的生意多少受到了点影响。”

记者注意到,该健身仓上写有“通州区体育局”的字样。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致电通州体育局。一名业务科室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工作涵盖公共场所全民健身的相关内容,对于“觅跑”这个健身设备他了解过一些,但体育局并没有和该设备的生产企业有过合作,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设备外观会有体育局的名字。工作人员还表示,体育局全民健身工作的对口单位一般是街道和乡镇,他们将会和属地街道进一步核实这一情况。

关于自助健身仓的使用情况,“觅跑”客服人员回复称,健身仓是“有人用”的。在采访中,不少居民都表示,真正跑步的人一般都不愿用这种健身仓,而“尝鲜儿”想用的人,经常也会因故障用不了,这就是自助健身仓作为社区新事物面临的尴尬。准确的市场定位,良好的用户体验,二者缺一不可。

据台州晚报报道,这是一架小飞机,是德国的军用飞机改造而成的。接上郑先生后,飞机飞到德国的纽伦堡加油,之后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停留加油,后飞往杭州,10日18点30分,飞机抵达萧山机场。整个飞行时间,达到35小时。

另据台州晚报报道,6月17日,郑先生在当地参加了一个捐赠活动后,出现发热、咳嗽、胸闷、气急等症状。感觉到不对劲的他,当即去医院做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

记者在健身仓停留期间,引起了几名少年的注意。记者问他们知道健身仓是什么时候坏的吗,孩子们七嘴八舌地抢着回答,其中有一个孩子说至少半年没见有人用它了。

该病例加纳所在地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自述发病前2周左右曾接触过1例确诊病例,结合患者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测结果,经专家会诊后,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

“国内各方面还是很关心他,手续办得挺顺利”姜先生说。在支付了费用后,加纳时间(比北京时间晚8小时)7月9日下午3点,飞机接上郑先生起飞了。

7月10日包机回国到达杭州市萧山国际机场,直接经120转运至杭州市西溪医院隔离治疗;

新增确诊病例详情如下:

本报记者 杨晓斌 文并摄

据杭州网报道,加纳位于非洲西海岸,从2003年在加纳的温州人只有三个,到如今温州2000多家企业与加纳有经贸往来,80多家温商制造业企业在加纳注册创业——这里,已经成为浙商投资的非洲热土。

健身仓所处的以上几个小区中,梨园小镇一名物业工作人员告知,小区内的健身仓从去年就停用了,停用原因是运营方没有及时向物业公司缴纳占地费用,目前,设备没有通电,至于今后是否会重新启用尚不清楚。

因患者独自医疗包机回国,相关工作人员已做好防护,国内无密切接触者。

这包机也不是想飞就能飞的,6月26日决定包机回国后,中国大使馆、国家民航总局、浙江省政府联防联控办,省外办,省统战部,省侨办,省卫健委,省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杭州联防联控,杭州市卫健委,杭州海关,省公安厅杭州机场公安局,杭州萧山国际机场等一个个联系过去。

在通州区西上园社区居委会门口的广场边,也有两个同样制式的自助健身仓,设备均可以正常使用。一名中年男子说,天气暖和的时候,他曾看到有人在自助健身仓里跑步,但天气转凉后,就再也没见到了。另一名带着两个孩子玩耍的女士说,她从来没关注过这个设备,如果不是记者告诉她,她还以为是台卖货的机器。

到了国内,郑先生的体温37.6度,有咳嗽咳痰症状,直接经120转运至杭州市西溪医院隔离治疗。7月11日,咽拭子检测结果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经治疗,目前郑先生已经从重症转为轻症。

综合媒体报道,这位“郑某某”是台州温岭人,在加纳经商,是中加贸易商会会长。这次无奈独自包机回国,总费用约为270万元人民币……

在确诊后的第二个5天,郑先生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人越来越难受,呼吸都困难了,血氧饱和度只有87%……

新华联家园南区15号楼附近有一个自助健身仓。健身仓玻璃门紧锁,能隐约看到里面的跑步机和各种设备一应俱全,空调的开关和电源指示灯一闪一闪的。相距不远的另一个自助健身仓,紧挨着小区幼儿园。通常晚饭过后是遛弯健身的高峰时段,但仓内亮着灯却没有人。记者在这两个健身仓之间徘徊了多时,没有等到一位居民进入。

据悉,包机的270万元费用,其中100万元由保险公司承担。姜先生介绍,5月份的时候,在国外的中国人,很多人都买了一种“疫情险”,2580元一份,确诊了保险公司赔付100万元,郑先生也给自己买了一份。

加州小镇广场上的自助健身仓虽然已经不能使用,但“平时就没什么人用”的印象,也给一些居民留下了深刻记忆。两位女士表示,她们已经很久没见有人进健身仓跑步了。一名女士还说,广场周边摆着好几个便民的柜子:有快递柜、纯净水机、零食售卖柜、玩具售卖柜等,其中,快递柜和饮水机柜的使用频率最高,其他的柜子都落了灰。

美国联邦调查局20日证实,嫌疑人已被确认为自称“反女权主义者”的曼哈顿律师罗伊·丹·霍兰德,不过警方发现他时,他疑似已经自杀身亡。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杭州网、台州晚报、浙江卫健委网站

通过APP平台,记者查找到了位于通州城区不同小区内的近10台自助健身仓,运行状态都是正常的。但实地走访后,记者发现,这些健身仓虽然没坏,但使用情况也不尽如人意。

抬头向上看,跑步机上方的墙体处有一个长方形的缺口,里面杂乱地分布着几团电线。靠近门口的墙面上安着两个开关,分别写着“照明”和“开门”。开关上贴着一张用户须知,下面标注了一个“400”开头的客服电话。在门外的墙上,同样也贴着一纸安全条例,其中一条写到:如果遇到问题,可以联系工作人员。记者打通这个八位数的电话后,一名女士却表示打错了。

肖飞云说,据他所知,浙商在加纳防护措施都做得很足,出门都戴口罩,也不聚餐。

这飞机不是简单地把人送来,飞机上除了三名机组人员,还有3名医护人员为郑先生提供服务。

“您知道自助健身仓吗?”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正在遛弯的居民。一位居民说:“知道,但没用过,感觉里面太小,除了一台跑步机其他什么也没有,太单调了。”记者发现,不少居民对这种健身设备的接受程度并不高,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都不知道它的用途。

位于通州区加州小镇小区内也有一个自助健身仓,同样因故障不能使用。昨天上午,雨中的加州小镇小区活动广场空无一人,在南侧的树丛边,记者找到了这个自助健身仓。用手一拽,健身仓的大门就开了。记者按了几下仓内的各种开关,都不起任何作用。和之前探访看到的仓内配置略有不同的是,在这个健身仓的跑步机储物槽里,多了两个遥控器,从图标可以看出一个是遥控电视机的,一个是遥控空调的。但按了几次,电视和空调都无反应。

Author: jeanlano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