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马服饰甩卖法国子公司或涉利益输送上半年业绩预计降幅高达90%股价曾上演5个月内腰斩

作为一名80末90初,森马、美特斯?邦威、安踏等曾经是学生时代印记最深刻的运动和休闲品牌。时代变迁,潮起潮落,各个品牌如今的“江湖地位”似乎也发生了巨变!

我们今天说说森马服饰(002563,股吧),最近的一些消息总能引起人们的关注!森马服饰创建于2002年,是一家以休闲服饰、儿童服饰为主导产品的企业集团,旗下拥有以森马品牌为代表的成人休闲服饰和以巴拉巴拉品牌为代表的儿童服饰两大品牌集群。其中,森马童装业务巴拉巴拉品牌连续多年占据国内市场份额首位。

甩卖法国子公司或涉利益输送?

幼年时,谭元寿经常观看京剧大师杨小楼的表演,高大英武的身影,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里,杨小楼成了谭元寿一生中的第一个崇拜者,而他对谭元寿的那句期许“快长大、把戏唱、成好角、名天下”日后也真的成真了。童年时,谭元寿就随父亲常去余叔岩家学戏,余叔岩向他父亲传授的余派唱腔和动作要领,使得幼年的谭元寿梦里、记忆里都是余派唱腔,甚至影响了他的艺术人生。

都说一部谭家史就是一部浓缩的京剧史。说其是梨园行的第一家族,一点不为过。谭门七代见证着、经历着京剧的形成与辉煌,传承至今的不仅仅是一出出剧目,一个个演唱或表演的至高境界,更是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维度的人文遗产。

连演40场《沙家浜》

然而自收购以来,Kidiliz集团业绩一直不尽人意,甚至对森马服饰自身业绩形成拖累,2019年Kidiliz集团利润总额为-3.07亿元。具体收购后的并表数据显示,Sofiza在2018年第三季度、2019年全年、2020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为7.95亿元、30.24亿元、5.6亿元,利润总额分别为-4884万元、-3.07亿元、-1.21亿元,且2019年其亏损占公司归母净利润的20%。Sofiza持续亏损对森马服饰的业绩影响明显。

根据森马服饰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93.37亿元,同比增长23.01%;归属净利润为15.49亿元,同比下降8.52%;扣非净利润为14.84亿元,同比增长11.2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6.77亿元,同比增长75.59%

2019年5月谭元寿参加本报《谈艺说戏话北京》活动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上世纪50年代,谭元寿和父亲参加了北京市第一个国营京剧团,从此成为文艺工作者,也开始被马(连良)、谭(富英)、张(君秋)、裘(盛戎)、赵(燕侠)长时间提携和栽培——马连良亲自给他说戏;张君秋器重他,从演韩琪到杨六郎直到后来跟他同演《龙凤呈祥》中的刘备;裘盛戎主动邀请他一起演全部《将相和》和《连环套》。

拉长周期看,森马服饰的业绩还算稳定。但在去年,实控人家族频繁的减持套现。资料显示,森马服饰控股股东为邱光和,邱光和与其儿子邱坚强、儿媳戴智约、女儿邱艳芳、女婿周平凡为一致行动人,5人均为实控人。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实控人家族减持10多次。邱坚强于2019年9月2日以大宗交易方式向公司董事、高管陈新生和张伟分别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票30.00万股,合计60万股,减持均价为10.83元/股,邱坚强套现约649.80万元。公司董事、高管周平凡于去年一季度也有减持。

“我不是国宝,京剧才是国宝”

资料显示,Sofiza于2005年在法国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51亿欧元。为获得其所拥有法国高端童装集团Kidiliz集团100%股权,森马集团在2018年收购Sofiza100%股权及债权。森马服饰认为,Kidiliz集团与自身的童装业务在品牌定位和主力市场上具有明确的互补性,在产品设计研发、国际市场经营和全球采购等价值链上具备整合效应,收购Sofiza有助于提高公司在渠道上的整体吸引力和议价能力,优化整体经营成本。

重金收购不足两年后便宣布将其出售,7月21日,森马服饰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深交所要求森马服饰说明,本次交易对手方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本次交易是否会形成同业竞争,从而是否会影响上市公司生产经营、是否具有解决措施及可行性、是否有利于保护上市公司利益。

幼年时随父亲谭富英去上海黄金戏院演出,是谭元寿人生中第一次正式登台见观众。当时程砚秋和谭富英带着他唱了一出《汾河湾》里的娃娃生,那一年,谭元寿才五岁。虽因年纪小未能实现尚小云说的“等你长大了我带着你唱戏”的愿望,但后来谭元寿与尚长荣合作了30多年。至于谭梅两家的交往,可谓一段梨园佳话,梅兰芳大师在谭元寿20岁时就曾亲自打电话请他从上海赶回北京,陪梅葆玖在北京唱了一场戏,还在家中给谭元寿和梅葆玖说了《打渔杀家》和《大登殿》两出戏。

10岁进入富连成科班学艺的第一天,前辈大师肖长华给他起名谭元寿。在富连成科班的七年里,谭元寿学演了近百出戏,打下深厚的艺术功底。1952年他在上海为抗美援朝募捐义演,连演了15场《野猪林》,这期间周信芳大师专程来看戏,提点他如何运用眼神和身段,并鼓励他向老祖宗学习,文武兼备。受宠若惊的谭元寿感念了一辈子。叶盛兰的知遇之恩更让谭元寿刚从富连成科班毕业,就到他的育华社担任了二牌老生。荀慧生也特邀谭元寿参加他的剧团,为其配演二牌老生。这些,对于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来说无疑是至高的荣誉。

7月20日晚间,森马服饰公告称,拟向股东森马集团出售全资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100%的资产和业务。具体的出售价格、交易时间等均未确定。公告显示,森马集团承诺,在持有Sofiza资产权益期间,Sofiza的资产将不会在中国境内开展新的经营业务或扩大经营原有业务,若违反承诺,所得经营利润或额外收益将无偿赠予森马服饰。

谭元寿从不讳言自己的偶像是李少春先生,李少春先生演《野猪林》、演《打金砖》,甚至演猴戏,他都跟着学演。那个时候,没有服装,李少春就借给他,并教导他唱文戏要讲究劲头儿,武戏也同样要讲究劲头儿。

7月14日,森马服饰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公告显示,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公司境外业务亏损加大,下修业绩预告。2020年上半年,上市公司归属净利润预计为0万元-7221.06万元,较上年同期降幅高达90%-100%。森马服饰表示,业绩修正原因为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境外业务亏损加大。

2019年5月26日,时年91岁的谭元寿与谭孝曾、谭正岩一道登上首都剧场的舞台,参加了由北京青年报和北京人艺联手举办的“谈艺说戏话北京”戏曲文化分享会,梨园行绝无仅有的“谭门三代”为现场近千位观众分享了谭家100多年的风雨故事。那天,谭元寿兴致很高,与老友蓝天野合影攀谈,并上台讲话,还与儿孙及一众弟子和再传弟子合唱了《定军山》。

去年业绩下滑8.5%,今年上半年预计降幅高达90%-100%

肖长华为其起名谭元寿

高祖谭鑫培不仅为京剧老生行当整理和改编了近百出剧目流传至今,更创造了京剧的第一个流派,拍摄了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四大须生之一的谭富英,完整继承了谭鑫培、余叔岩先生的艺术体系,成为正宗老生的标杆,其“要学会吃亏、让人,对别人厚才有自己的道,才有后代子孙的道”,成为谭家的立身之本。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不久,谭元寿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京剧团,并随团去朝鲜慰问志愿军。此时其祖父谭小培已病重,但仍鼓励谭富英和谭元寿去朝鲜前线慰问。待谭元寿和父亲归来时,祖父已经离开人世,他也因此体会到忠孝不能两全。

关于海外业务,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大陆以外地区实现营收30.29亿元,同比2018年增加279.53%,占公司总营收比重为15.67%。

今年7月,谭门第八代出生,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仅仅维持了两个多月,谭元寿便带着家族的荣耀离世。从宫中的“无谭不欢”到民间流行“谭腔”,再到四代人服务于北京京剧院,京剧谭门对艺、对人的“严”和“孝”,将继续积淀传承,从京剧鼎盛春秋一路走来的谭氏一门也将由后辈续写传奇……

谭家的宝贝中,当属慈禧太后御赐的缂丝箭衣最为珍贵。年近八旬时,谭元寿还曾穿着这件已有百余年历史的戏服粉墨登台,演了一出《连环套》。而今年文化遗产日当天,北京青年报还曾与颐和园联手,在当年谭鑫培曾演出过的德和园戏楼,展示了戏服并分享了谭鑫培当年的演出趣事,以及京剧形成的故事。谭门第七代传人谭正岩更彩唱了一出《定军山》。

谭元寿主演《定军山》剧照

第一个崇拜的是杨小楼

与近期A股市场火热的程度相比,森马股份近段时间的表现可谓是一般,似乎近几日才用一些异动。

谭元寿主演《沙家浜》

森马服饰公告中表示,通过本次交易,公司将Kidiliz集团的资产及业务剥离,有利于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公司业绩遭受更大损失。

七代传承的京剧谭门不仅是梨园传奇,也是家风立身的当代典范,当今谭派掌门谭元寿更是京剧界辈分最高的艺术家之一。10月9日12时许,这位曾经在《沙家浜》中因郭建光一角红遍大江南北的谭门第五代传人在京离世,生命定格在92岁,梨园传奇的故事也将由后辈续写……

自高祖谭鑫培从湖北江夏走出,创立了第一个京剧流派至今,谭家一门绵延百年。92岁的谭元寿作为国家级“非遗”传人也一直被奉为“国宝”,但他自己却说“我不是国宝,京剧才是国宝”,尽显家风之纯良。如今,虽然谭元寿离世,但谭门七代除了艺术的臻美、上天的眷顾,以及自身的坚守外,“唱戏要高调门、做人要低调门”的家风也将继续伴随谭氏一门走向京剧中兴。

总体来看森马服饰自2019年11月初以来的股价总体呈现持续下跌趋势。截至3月24日创下低价6.32元/股(未复权),与2019年10月28日创下的近期高点12.89元/股相比,下跌幅度高达50.97%。

1962年,谭元寿随北京京剧团受周恩来总理委派赴香港演出,有幸见到了孟小冬。孟小冬看了《失空斩》后的鼓励,成为他一生中的幸事。在演现代戏的年代里,赵燕侠带着他和马长礼、刘秀荣、洪雪飞等人共同创作演出了现代戏《沙家浜》。那个时候,谭元寿曾连演过40场《沙家浜》,登上了自己艺术生涯的一个高峰。谭家四代人都在北京京剧院工作,这里也是谭家的根据地。

要求说明出售Sofiza的原因及合理性,并结合近三年业绩情况说明前期收购Sofiza的决策过程是否谨慎。要求森马服饰说明与Sofiza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说明出售Sofiza是否会形成控股股东资金占用或财务资助等情形。最重要的,对于Sofiza进行大额投资在向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出售该资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情形。

Author: jeanlano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