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IPO万亿新故事的开头

1.蚂蚁集团数度传闻上市,如今终于成真;

2.从蚂蚁金服到蚂蚁集团,其背后的业务逻辑是从金融公司到科技公司,但切换赛道后其面临的是劲敌美团;

另外,近年来蚂蚁金服还加快在海外布局。

根据中信证券研究报告,蚂蚁金服业务主要聚焦在三大板块:

IPO,只是给新故事写下了开头。

相比于在C端更被熟知的支付宝,蚂蚁金服在业务升级之后,已经变成了一个集合了“支付+本地生活+B端产业信息化的产业+消费”的结合体。

6月,蚂蚁金服更名,蚂蚁集团亮相。“金融”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科技”。估值超过千亿美金的独角兽之王,努力寻找着更适合自己的定位。

早在今年3月,支付宝宣布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多项主要产品相继“去金融化”,带着新的“生活服务”标签走向前台;

蚂蚁集团CEO胡晓明接受外媒采访时曾经透露,2019年底蚂蚁的技术服务费已占总收入一半以上,未来五年占比将达到80%。

弱化在这个领域上的表述,符合蚂蚁集团顺利上市、稳健发展的诉求。更重要的是,也可以将蚂蚁集团带到一个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中。

2020年6月22日,蚂蚁金服的全称从“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并称“新名称意味着蚂蚁集团将全面服务社会和经济数字化升级的需求。”

虽然暂时无法得知蚂蚁集团科技业务具体的业绩表现、盈利状况和真实成色,但仅科技业务营收占比这一重要指标,就可以初步衡量出蚂蚁集团科技业务在行业内的竞争力。

蚂蚁集团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3月,支付宝在全球的用户超过12亿人,其中有超过6亿人不止使用支付服务。

科创板成立后,蚂蚁金服就成了绯闻热度最高的企业。蚂蚁金服曾在官方微博无奈表示,“每次都有热心的朋友帮我们做计划,但这个真没有。”

在不少对手还在对其科技业务“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情况下,蚂蚁集团来自科技服务的收入,可能已经超过了50%的关键分界线。

这种差别的结果也在市场份额上体现出来,据Trustdata的数据,2020年Q1,美团外卖交易额占比为67.3%。

除此之外,电商重视线上运营,而服务行业重视线下的精细化运营,在这一点上,阿里的电商优势并不能转化为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竞争优势。

2019年年末,蚂蚁金服宣布全面提速全球化、内需、科技三大战略,公司高管也进行了一系列人事调整。

两者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逻辑,也有着明显的不同。

蚂蚁集团CEO胡晓明这样形容蚂蚁集团向本地生活的升级:“以前是交易到支付是结束,现在是支付才是商业开始。”

金融科技公司纷纷宣布“去金融化”从2018年年初便已开始。

根据2019年末的一则市场消息,蚂蚁金服当时的支付收入和技术服务收入占比已经持平,各占45%左右(剩余10%的收入来自于金融云、技术开放平台、区块链等2B的硬技术收入)。

这个黑洞由两个分别约85倍和65倍太阳质量的黑洞并和而成,并和释放出的8倍太阳质量的能量以引力波的形式弥漫于宇宙中,被两大探测器携手“逮个正着”。相关研究发表在最新一期的《物理评论快报》和《天体物理学期刊快报》上。

如果继续行驶在金融的赛道上,蚂蚁金服面临着的是越来越强的监管环境。

研究人员在2019年5月21日探测到引力波信号GW190521,该信号持续时间不到0.1秒。他们表示,GW190521信号距离地球约5吉秒差距(gigaparsecs),当时宇宙的年龄约为现在的一半,这也使其成为迄今探测到的最遥远的引力波源之一。

蚂蚁集团的估值体系,在这个基础上更加顺理成章地从“金融行业”切换到“互联网”,而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明显高于传统的金融业务。

正如同井贤栋此前曾说的那样:上市从来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而是让我们更好地践行使命的新起点。

更名背后,是业务逻辑的转变。

2016年4月,蚂蚁金服完成B轮45亿美元巨额融资,刷新了当时互联网领域的融资记录。一时间,称其上市在即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热议数月。直到8月底,蚂蚁金服不得不再次出面辟谣,称“目前没有上市计划”。

作为阿里的亲儿子,蚂蚁集团上市势必推高阿里市值,带来更大的资本运作空间,其电商领域强势市场地位得到稳固。

2017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后,“一行两会”的监管格局形成,以及资管新规、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非金融机构投资金融机构指定意见等的出炉,带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强监管时代。

早在2015年2月,当时的蚂蚁集团还是刚成立4个月不到的蚂蚁金服,就有传言称其计划于2016年上市。但消息一出,就很快被蚂蚁金服官方否认。

在支付宝的巨大光环下,人们对蚂蚁金服的印象一直都是金融公司。但其实早在2017年,当时的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就提出,蚂蚁金服的定位是做科技公司。

在金融上遇强监管,在本地生活服务上遇劲敌,进退维谷间,蚂蚁集团的价值空间有多大?

目前,美团、饿了么、携程、飞猪占中国所有服务业的比重,最多不过5%,整个中国市场中,还有规模体量庞大的服务业机构没有完成互联网化升级。据胡晓明判断,这个数字可能高达80%。

这一表述可能颠覆了不少人的认知。但支付宝绝不止于支付,其在支付之外的巨大流量并未完全发挥出价值,已然成为了内外部分析判断的共识。

实际上,近几年来,蚂蚁集团要上市的传言总是隔三岔五地出现,已令人习以为常。

研究团队根据先进的计算和建模工具,推出GW190521最有可能是拥有特殊性质的双黑洞并和产生的信号。迄今为止,几乎所有被“验明正身”的引力波信号均来自于双星并和,包括双黑洞并和以及双中子星并和等。

3.蚂蚁集团的技术收入服务占比已超过50%,科技底色足以撑起一个较高市值。

这是蚂蚁集团所直接面对的、竞争强度稍弱的目标市场。

LIGO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资助,NSF引力物理项目主任佩德罗·马拉尼提说:“LIGO向我们展示了其具有探测到人类不能预见的天体物理事件的能力,未来有望带给我们更多惊喜。”

此外,发生并和的两个黑洞的大小也很特别,它们太重,以至于科学家怀疑其中一个或两个可能不像大多数恒星质量黑洞那样由坍缩恒星形成。因为对不稳定性(pair instability)现象表明,坍缩恒星应该不能形成质量约为65倍—120倍太阳质量的黑洞,这个范围被称为“对不稳定质量空缺”。但GW190521事件中的一个为85倍太阳质量的黑洞,是目前探测到的首个质量落在这一区间的黑洞。对此,研究人员提出了分级并和这一可能性:发生并和的两个黑洞此前都由更小的黑洞并合而成。

淡化金融、支付色彩,增强科技属性,标榜“将全面服务社会和经济数字化升级的需求”的初心……这一系列操作背后的转型逻辑,都在上市消息坐实之后得到了清晰印证。

对于自身而言,蚂蚁集团上市融到的丰厚资金,无论是对其在本土狙击美团、亦或是在海外全球化扩张,弹药重组的蚂蚁集团,会是任何人都害怕的对手。

正式官宣两地上市,终于坐实了蚂蚁集团一系列转型与更名背后的野心。

更名后的蚂蚁集团,在C端的用户感知上更多转向了本地生活服务平台。沿用多年的“支付就用支付宝”口号也随之变成了“生活好,支付宝”。

不过,今年7月8日的这次传闻与以往有所不同,人们失落之余并未失望,因为当时从姓“金”到姓“科”,清晰地指明了其未来的发展路径与上市预期。

这只超级独兽正式IPO,其带来的影响力不言而喻。

在支付宝的APP页面上,饿了么、口碑、酒店出游、电影演出、生活缴费等生活场景的入口位置也被前置。

领沨资本创始合伙人马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金融科技公司的估值处于科技公司和传统金融机构之间,主要看整个公司的业务实质更偏向哪一个。”

但在新的赛道——本地生活服务领域,蚂蚁集团要面临的是劲敌美团。目前在这一领域,无疑美团的优势更为明显。

一是场景与支付。依托支付宝这一最重要的流量入口,不断完善场景生态,深耕本地生活和城市服务等数字生活服务。 二是数字金融。金融业态全牌照布局,覆盖包括支付、理财、微贷、保险等在内的财富管理全产业链。 三是科技服务。主要聚焦以“BASIC”(区块链、人工智能、安全、物联网和云计算)为核心的解决方案。

阿里的业务逻辑是,以电商聚集起的庞大流量为基础,进一步构建本地生活基础设施。美团的逻辑,则是本地生活领域的消费者复用。

本地生活+现代服务业的数字化,其内涵要远比金融科技更加宏大,这个行业足够容纳多个万亿级的公司,也将是蚂蚁集团未来最大的想象空间。

今年3月份支付宝提出的新目标是“未来三年,携手5万服务商帮4000万服务业商家完成数字化升级”;而此次蚂蚁集团宣布上市亦提及,“进一步支持服务业数字化升级做大内需”。

研究人员指出,最新发现也提出了一系列问题。他们解释说,迄今所观测到的黑洞大致分两类:恒星质量黑洞和超大质量黑洞,前者质量为太阳质量的数倍到数十倍不等,被认为是大质量恒星死亡后形成的;后者质量约为太阳的数十万倍到数十亿倍。而GW190521事件产生的142倍太阳质量黑洞,位于恒星质量和超大质量黑洞之间,属于中等质量范围,是科学家首次探测到此类黑洞。

这其中的差别是,支付宝交易功能性强,且电商需求相对低频。而美团作为本地生活服务信息集合地,高频刚需,消费者复用度高,高频带低频。

但要真正提到其科技的成色,作为行业老大的蚂蚁集团,在国内可能没有对手。

Author: jeanlano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