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探访北京机动车避让行人和非机动车渐成习惯

“礼让斑马线”专项行动启动三年来,记者探访西单路口、马家堡西路与角门北路交叉口礼让情况

机动车避让行人和非机动车渐成习惯

少数骑行市民能够推行过马路

香港家庭佣工雇主协会主席容马珊儿表示,实际上目前有许多外籍工人尚未找到工作,出现上述情况,不排除有不良中介公司教外佣叫高价,造成所谓“渴市”,从而牟取不合理的中介费用;亦有部分是在职外佣想利用炒高的市场价格跳槽,“骑驴找马”,随时炒掉老板。

谢文萍回忆,今年6月,在西单附近上班的一名小伙,因赶着打卡,不愿绕行西单地下通道,而执意要穿行未设斑马线的路口。经她劝阻,这个小伙不仅能理解她的工作,后来还自觉当起了行人的榜样,每天过马路都会和她打招呼道“阿姨,我今天走的斑马线啊。”

谢文萍是一名四星级公共文明引导员,在西单路口服务了4年。谢文萍认为,行人过马路的文明习惯正逐渐形成,如今绝大部分人自觉性都较强。

斑马线上,“低头族”的身影仍随处可见。10分钟里,记者就发现了3名行人一边过斑马线一边看手机。其中一名女士听到引导员的提醒,立马抬头,并收起手机。

家住西单附近胡同里的郑大爷说,他每天都会到这遛弯儿,很明显地感受这几年变化很大。以前机动车右转时,极少有车主会礼让行人,有时下雨天还会溅起一身水,真是很气人。但近两年,绝大部分机动车主都会在斑马线前减速,有的车主即使遇到人行道指示灯变红,也会示意他先走,让他感觉很温暖。“这周围的路口,我给满分。”郑大爷笑道。

马家堡街道公共文明引导员中队队长王德俊也有同感。她介绍,每月22日,他们都会在路口开展“礼让斑马线”的活动,以发传单、赠送小礼品的形式,让这项活动深入人心。

对此,容马珊儿说,目前大部分外佣的薪金依然在合理范围内,叫高价的相信属于个别案例,“主要还是看雇主选择,若非特别紧急需要人手,雇主请人时不可答应无理条件,更要了解清楚外佣的转工缘由,避免成为下一任‘被炒雇主’,否则请回来不仅无法满意,更可能出现纠纷,花钱受气。”

斑马线上“低头族”10分钟内就有仨

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在这一问题上的表态差异巨大。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发表声明指出,美国现政府的应对方案忽视了问题的根源——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系统性种族主义。种族主义同疫情带来的失业问题叠加在一起,加大了事态平息的难度。

记者询问得知,看手机的黄女士家住附近小区,她笑道,过马路玩手机肯定不对,但有时是习惯了,生活中过于依赖手机。

美国首都华盛顿市民3日清晨上街游行,抗议此前一天该市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开枪打死一名黑人青年。此前的8月28日,数以万计的民众聚集在林肯纪念堂附近,抗议针对少数族裔的暴力执法和种族歧视。

每次绿灯即将亮起时,公共文明引导员和辅警都会提前提醒:“绿灯要亮了,大家注意。”“可以过马路了,还在看手机的请注意安全。”绿灯即将变红时,引导员同样会提前警示。

西单商场颇多,路口交通繁忙自是不言而喻。

“车让人,人快走,北京的斑马线,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沈阳来京旅游的梁女士对记者说。

(全国动物防疫专家委员会猪病专家组组长、中国农业大学教授 杨汉春 2020年7月3日)

不过,比起准雇主,已经聘请外佣多年的冯先生告诉记者,家中菲佣的工资目前为4700元一个月,没有要求调整。“一般来说,新外佣愿意接受最低薪金的聘请,如果做得比较久,才会需要加价。”另一位雇主余先生则表示,请回来的印佣已在家中工作6年,主要负责照顾小孩,一直没要求过不合理的加价。他相信,许多本地雇主愿意聘请外佣,在于外佣更能吃苦,也更尊重雇主。

她指出,盲目炒高外佣市场价有诸多弊端,一方面会让未完成合约的外佣跟风转工,雇主权益受损;另一方面亦无法保证外佣自身权益,法例规定,外佣在为同一雇主工作不少于5年时,雇主需在合约终止后,支付“长期服务金”,若外佣加薪不成转工,反而会失去工作和额外的服务金,得不偿失。“若市场价持续炒高,需要高薪才能请到外佣,倒不如直接聘用本地人。香港有不少酒楼、店舖关门,许多人失业,若雇主不要求工人住在家中,其实可以考虑聘用本地劳工。”

据了解,该路口周边大多为居民区,并有多家医院和学校,离地铁4号线和10号线的出入口都很近,所以以此路口为中心,其中三条道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非常多。骑着电动车或自行车从马家堡西路自北向南,或转弯上角门北路的人一拨接一拨。记者观察发现,大部分机动车主行至路口时,会主动避让行人和非机动车。

前不久,公共文明引导员苏清就遇到一名妈妈边看手机边过马路,闯了红灯而不自知,一旁5岁多的孩子也紧跟其后,幸好苏清眼疾手快,拽回了孩子。“那位妈妈不停跟我道谢,直说过马路再也不玩手机了。”苏清心有余悸。

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驾驶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等在路段上横过机动车道时,应当下车推行。《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中也明确将“驾驶非机动车逆行、乱穿马路”等,列为重点治理的不文明行为。

根据香港劳工处规定,外籍家庭佣工的“规定最低工资”现为4630元,若雇主不包餐,则需补贴1121元膳食津贴,合共5751元。另据2019年的统计数据,香港共有399320名外籍家庭佣工,其中55%来自菲律宾,43%来自印尼,其他地区占2%。(完)

8月23日下午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29岁的非洲裔青年布莱克遭警察从背后连开7枪致重伤。事件发生后,在当地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还导致持不同观点的示威者之间的对峙。8月25日,一名白人少年持枪在基诺沙与示威者发生冲突,造成两人死亡、一人受伤。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过去一段时间,基诺沙市连续几晚都有纵火和抢劫事件发生。威斯康星州政府在基诺沙市部署了1000名国民警卫队员。

今年5月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反种族歧视、反暴力执法抗议浪潮在全美持续发酵。波特兰市每晚都出现抗议活动。美国俄勒冈州警察和波特兰市周边地区执法人员8月底已进驻波特兰协助执法。

下一步,全国动物防疫专家委员会将会同有关部门持续加强监测分析,对可能引发人和动物重大疫情的情况及时预警和处置。

“前几天酷暑,小伙子还特意给我送了矿泉水。”谢文萍说,“礼让斑马线”推行3年多来,行人和机动车主的变化都很大,彼此更能相互理解。他们也经常把工作做在前,在闯红灯、边看手机边过马路等违规行为还未发生时,就及时阻止。

期待高科技助力,让行人养成礼让好习惯

(本报华盛顿9月6日电)

遇车主礼让感觉很温暖

另外,针对此前香港外佣新冠肺炎确诊群组,容马珊儿认为,雇主应加强与外佣的沟通,而不是盲目怪责,应向外佣讲解清楚“限聚令”等规定,心平气和地了解外佣放假去向,“如果是新聘请,就应当在外佣体检报告出来之后再签约,否则可能会触犯平等机会委员会的相关条例。”

该文章主要作者表示,G4猪流感病毒难以在人体内有效复制引起发病,其研究涉及的养猪场从业人员没有出现流感症状。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该文章报道的检测样本量小,不具有代表性,G4猪流感病毒在人群中传播的可能性较低;文章主要采用的是2018年前的研究数据,没有充分证据表明G4猪流感病毒已成为猪群中的优势毒株,未出现对猪明显的致病性和致死率显著增高的情况,对生猪生产影响较小。

13日,记者在西单和马家堡两个路口随机采访了10多名本地居民和外地游客,让他们为北京的斑马线活动打分,统计后,平均评分为90分。

3年前,北京市启动“礼在北京,让出文明——市民爱心斑马线专项行动”。今年6月,《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正式开始实施,市民文明习惯的养成,被提到了空前高度。

记者致电多家相关中介公司后发现,大部分中介在开价时,会以香港劳工处规定的外籍家庭佣工最低工资4630元作为起步。随后则会安排外佣与雇主直接沟通,再根据“是否提供独立房间住宿、家中人数、有无老人或多个小孩”等因素,调整价钱。有中介公司工作人员透露,现在不少中介机构以“提高薪金”吸引外佣到自己的平台找工作,再以此赚取中介费用。

200多名行人过马路无一人闯红灯

王德俊说,督促市民文明过马路的方式有很多,如罚款、柔性引导、观看交通教育片,她认为柔性引导是很有效的。不过针对少数市民,也需要其它惩戒措施。“曾在网上看到外地有用无人机抓拍斑马线违规的,或在路边设电子屏抓拍并公布违规者的,我们也期待有更多高科技产品能出现在北京街头,辅助行人养成好习惯。”

探访2 丰台区马家堡西路与角门北路交叉口

《纽约时报》评论称,美国围绕种族平等、反警察暴力的游行示威一直没有停歇,反映了美国社会内部的深刻分裂和鸿沟。

探访1 西城区西单路口

记者随后查询了多个香港外佣雇主社交群组,发现有不少投诉案例。一位正在聘请外佣的张女士10日就在“外佣雇主必看新闻资讯”平台上投诉,近期刚面试的一位外佣提出的条件包括:薪资最低6000元,需外加膳食津贴(逾千元),家中有初生儿则需再加1000元;雇主要提供独立房间及独立洗手间;不可安装监控设备等。张女士直言:“开始怀疑是外佣聘请我。”

13日,细雨淅沥,记者发现,西单路口从复兴门内大街往西长安街方向的斑马线上,未设置非机动车道,骑自行车通过该路口的市民不多,但有部分人会推行过马路。24日16时,烈日炎炎,记者再次来到该路口,20分钟内约有七八十人骑自行车或电动车通过该路口,少数人推行过马路。

继走访了北京市朝阳区、海淀区、昌平区等多个交通繁忙路口,近日,新京报记者又走访了西城区西单路口和丰台区马家堡西路与角门北路的十字路口,发现闯红灯和人车抢行的现象有明显改善。沈阳来京旅游的梁女士还点赞道:“北京的斑马线,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13日7时,记者在西城区西单路口看到,由西长安街、复兴门内大街、西单北大街和宣武门内大街组成的这个十字路口,正处于早高峰段,斑马线外等着过马路的行人络绎不绝。记者粗略统计发现,从8时35分至8时55分,在复兴门内大街往西长安街方向,20分钟里,共有200多名行人从该路口斑马线经过,但无一人闯红灯。与此同时,右转的机动车遇到行人过斑马线时,都会提前减速,有的还会停下来等待。

机动车避让行人和自行车渐成习惯

13日17时,晚高峰段,记者在丰台区马家堡西路和角门北路十字路口看到,汹涌人潮正鱼贯穿行。

马家堡街道公共文明引导员中队队长王德俊回忆,前几年,“礼让斑马线”活动尚未推行,很少有机动车主动避让行人。曾有一次,她值勤时就遇到一辆右转弯的公交车,因避让不及带倒一名骑自行车过斑马线的老人,公交司机下车连忙道歉,幸好老人没事。“近两年,这类事故几乎看不到了,公交司机是驾驶员队伍中比较守规矩的。”

一旁值勤的公共文明引导员介绍,天气热或赶时间上班时,大家都习惯“一脚蹬”快速地过马路。“面对这种现象,我们都会提醒要推行。”

Author: jeanlano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