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退市!半个娱乐圈和28万股民因贾跃亭梦想窒息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20日电(张旭)进入A股市场10年的乐视网,终于迎来了黯淡的退场。

7月21日起乐视网终止上市交易,20日成乐视网最后一个交易日,最终股价收报0.18元,总市值7.18亿元,较高峰时的1700亿元市值蒸发99%以上。

乐视影业的股东中有张艺谋、郭敬明、李蔚然等导演,以及孙俪、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冯绍峰等明星,此外,刘涛、秦岚、李晨、倪妮工作室等众明星通过北京锦阳持有公司股票。

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网截图。

“疫情期间人均在线时长增长,为线上行业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主流媒体从用户思维出发,不断丰富创新信息传播形式,提升传播效率。”

乐视网退市,损失最惨重的是刘涛,她不仅在乐视影业投资1000万元,还在乐视体育中投资5000万元,总共6000万元或都化为泡影。

一路走来,贾跃亭手起刀落收割了不少富豪明星以及28万股民。孙宏斌之外,还有谁“愿赌服输”?20日,乐视投资人维权交流群里,有人认栽,有人依然忿忿不平。

乐视网还能不能回股市?根据相关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因此乐视网退市后,将不能重新上市。

“云赏花”、“云监工”、“云带货”、“云招聘”等系列直播活动,提供了新的流量增长机遇。

乐视网股价较最高点跌去99%以上。

融创2017年报显示,这场豪赌输掉了165亿元,约为融创中国5年的利润。只当了200天乐视网董事长就裸退的孙宏斌表示,“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都亏损,这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

2014年12月9日,贾跃亭在个人微博上表示,移动互联网时代中汽车产业正面临一场巨大革命,乐视要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汽车。

28万股民何去何从?

“敢打敢拼”的贾跃亭,吸引了不少商界大佬的投资。公开数据显示,马云旗下的云锋基金曾为乐视投资6800万元,王健林的万达投资和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合计投了1个亿。

乐视网5年时间冲上1700亿元的巅峰市值,又用了5年走到退市,市值现在仅7.18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有股民在2015年5月12日的历史最高价买乐视网的股票,一直持有到现在,几乎是血本无归。

即使远遁美国,贾跃亭认真造车的样子也还是吸引到了一位顶级富豪——许家印。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公告称,投资8亿美元,成为贾跃亭控制的法拉第未来大股东。没想到几个月后,8亿美元就被耗尽,贾跃亭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拒绝后,双方对簿公堂,最终和解。

“反映疫情早期形势的短视频中展现了各地“硬核”广播、标语等,随后也反映了人们宅在家中苦中作乐或自制美食的日常场景,湖北抗疫关键时期记录了一线医务人员工作状态、武汉方舱医院内的生活,钟南山、张文宏等的“金句”更是贯穿始终。”

乐视网低价购买了大量的电影电视剧版权,踩中了视频网站转型的风口。2007年至2009年,在当时视频网站普遍尚未盈利的情况下,乐视网在财报上实现了盈利。2010年8月,乐视网上市,成为“A股网络视频第一股”。

半个娱乐圈,投资血本无归

但从技术应用角度来看,《2020上半年新媒体发展研究》认为,这也为新兴媒介技术的普及提供了试验空间,促使新媒体建设迎来新一轮发展机遇。

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后,2017年1月,贾跃亭还拉来同为山西老乡的融创老板孙宏斌和他的150亿元投资。接手之后,孙宏斌才知道乐视债务有多烫手,他在2017年9月的一次业绩会上泪洒当场,感慨“愿赌服输”。

1973年2月,贾跃亭出生在山西襄汾县,大学读的是会计专业。毕业后,经过前妻李莉和老丈人的帮助,他先后建立双语学校,经营钢材生意,几年后成为“北漂”,2007年成立乐视网,并将互联网视频服务作为业务重点。

因为这些债务,贾跃亭妻子甘薇也摊上了事。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网7月8日发布的信息显示,甘薇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出境。申请执行人为招商银行上海川北支行,执行标的金额约为5.33亿元。

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线下经济的放缓使得公众注意力转移至线上,为直播带货提供了释放活力的充裕空间,加速扩大了直播带货规模。

在各大媒体报道中,钟南山、张文宏、李兰娟等医生、科研工作者成功出圈,借助新媒体平台与社会大众实时沟通、释疑解难。

在一审中,甘薇曾辩称自己并非当事人,担保书上的名字是贾跃亭代签,但法院未予采纳。

从此,“下周回国”成为中文互联网上的一个梗,贾跃亭本人至今也没回国。

报告指出,新闻类短视频直观生动传播疫情信息,政务类短视频账号亲民形象突出,娱乐类短视频充实居家生活,无不在抗疫持久战中抚慰着民众的情绪。

今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

报告显示,负责内容产品全链条生产的MCN不再局限于运营视频个人号的产品形态,而将内容意涵指向直播带货的电商层面,并逐渐完善线上商品体系,使得电商逐渐成为了圈层乃至社会的内容生产主体。

同时,疫情期间,火神山、雷神山两座医院施工现场的慢直播,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单个直播的同时段在线人数超过1亿。

但毕节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姜桢祥告诉中新网,破产方案获得通过,并不意味着其债务自然消失。“贾跃亭在美国破产,国内债权人和股民依然可以向其主张债权,而且中国目前并无法律规定个人可以通过破产来免除债务,其个人在美国申请破产,并不能免除其在国内所负债务,国内的债权人依然可以依据相关债权凭证向其主张权利。”

乐视网2013年年报显示,乐视超级电视推出当年,销量超过了30万台。2015年,乐视宣称超级电视年内销量完成了300万台、乐视超级手机年内销量完成400万台。

值得注意的是,7月2日,贾跃亭发表公开信,宣布已于6月26日完成个人破产重组。他表示,对其个人而言,这意味着人生的重启。

张艺谋等众多娱乐界人士都是乐视影业股东。数据来自企查查

报告指出,网络技术的普及与广泛应用让疫情中虚拟的在场成为可能,视角内一定区域的公开某种程度复现了在场的意义,即便是强烈依赖线下沟通的招聘与教学如今也有了云端沟通的机会。

进行高寒测试的FF91。图片来自贾跃亭公众号

报告称,慢直播实景提供了观众同时在场的虚拟物理空间,评论区情绪意见的交互又构筑了信息场,物理场和信息场的同场交互共同构建了新的情境信息系统,正是这一系统促成了这次慢直播的二次传播。

明星队伍里投资较多的还有黄晓明、倪妮、秦岚和李晨等人,各投资500万元。“乐视退市,半个娱乐圈都将遭遇损失。”有网友称。

在新闻之外,短视频、慢直播等传播方式,在今年上半年的发展颇为亮眼。

对于这一结果,由微博用户“乐视网维权小组”建立的群组中,有乐视投资人已经准备放下:“都过去了,明天开始踏踏实实睡懒觉”;也有人依然忿忿不平:“已经过去了,受到的伤害也过去了吗?”

上市后,贾跃亭的野心越来越大,言必称“生态化反”。在他的构想里,乐视七大生态包括:互联网及乐视云、内容、大屏(超级电视)、手机、体育、汽车和乐视金融。

不过报告也提示,当疫情归于平稳,民众的线下消费复苏,直播电商如何真正抓住风口和红利,探索出更健康、更长远的价值经济发展模式,避免落入短视的“眼球经济”,值得持续深思和探索。

报告指出,作为具有信息发布与多方连接功能的主体,新媒体进一步发挥其功能,让疫情信息“即传即达”,实现了诸多行业线上产业的拓展、舆论泡沫与现实世界的强关联和公众前所未有的“新媒体依赖”,发布主体从主流媒体、政务公号到社交媒体和网民大众,各类型信息均呈现指数级的增长态势。

和刘涛一样遭遇的,还有邓超孙俪夫妇,投资5000万元;孙红雷,投资2000万元;贾乃亮,投资1000万元。而曾投资1000万元的郭德纲,因入股两个月就要求退股,逃出了乐视的大坑。

他认为,“资金不是问题,只要战略足够前瞻、足够领先,产品足够颠覆,有足够的用户价值,只要你的组织能力足够强,只要能把事做出来,资金自然会追随而来的。”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执行院长喻国明指出,虽然在疫情中,新媒体的应用十分普及,但是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群对技术有使用障碍,在未来如何实现新媒体普及过程中的媒体救助,也是学界十分关注的问题。(完)

公开资料显示,贾跃亭与演员甘薇在2008年结婚。2019年11月,甘薇向法院递交离婚纠纷起诉状,要求与贾跃亭分割财产,同时要求贾跃亭承担全部债务。

“直播带货借助头部主播持续发酵、政府官员和娱乐明星的高度参与,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企业的营销范围,有助于产品直达消费者、引爆流量。”

“社会距离增大、网络距离减小”已成为当下的现实。

造车是重资产项目,视频起家的乐视能撑得住吗?对于质疑,贾跃亭2015年公开表示,“即使把上市公司拖垮,我也义无反顾。”

乐视投资人群组截图。

除了巨富,在被贾跃亭收割的名单上,还有数十位娱乐界明星。

业务的成功让乐视网股价一路上涨,2015年5月12日达到历史最高点179.03元。

除了商界大佬,乐视的“天坑”里还躺着诸多金融机构。乐视非上市体系已累计偿还金融机构借款160亿元,但贷款余额仍有138.5亿元。其中,乐视仍欠平安银行20亿元、中信银行17.5亿元、招商银行12亿元。

贾跃亭坑得最多的,也正是普通股民。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股东总数28.08万户,除了前十大股东之外,剩余投资者持有剩余约62%的股份。

今年一月份,曼联,切尔西,多特蒙德都曾将向伯明翰提出了3500万镑的报价求购,外带1500万镑的附加条款,但是当时交易没有谈妥。由于新冠疫情,今夏的转会市场情况已经变了,没有球队愿意砸大钱。在这种情况,伯明翰接受了降价。

疫情下的“新媒体依赖”

但乐视最终没能挺住压力,资金也没能继续追随而来,真的把上市公司拖垮了。

贾跃亭到底坑了多少人?有首富,有金融机构,有28万投资人,有人甚至认为还包括其妻子甘薇。

2016年11月,贾跃亭在内部信中承认,乐视资金状况出现了问题。2017年5月,乐视大裁员,遭遇供应商催债。两个月后贾跃亭丢下乐视网的烂摊子,以帮助旗下的法拉第未来公司完成融资为由出走美国。

该支行与甘薇之间的诉讼,与2015年乐视手机业务一笔27亿元的贷款有关。在此次贷款中,贾跃亭、甘薇共同出具了《最高额不可撤销担保书》,承诺对贷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此外,民众对于严肃新闻的需求大幅上升。整体而言,主流媒体新闻客户端议题设置强化了正面情感,同时实现多主题协同共振,使整体舆情积极向好。

Author: jeanlanoix.com